Return to site

我喜欢你,直到我不喜欢你为止

一周电台第二期

- 1 -

我在四川生活了4年,第一次听说稻城亚丁是在同事的朋友圈里,第二次知道稻城亚丁是看了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第三次真正记住稻城亚丁是因为收到了稍后我们要一起分享的这一封信。

因为这一封信,我觉得之后的每一次提起稻城亚丁,我都会想到今天的故事,因为这一封信,之后每一次提起稻城亚丁除了会想到那里干净凛冽天天地相连的画面,还会想到这封信的主人英雄主义大气磅礴般的执念,和隐藏在这份执念下让人心疼的温柔。

那么现在,我想把故事说给你听。

- 2 -

致琳九的一封信:

琳九,这封信不知你是否可见,也不知道写出来是否妥当。

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气去把握我的心情。本就是没有故事,却像在黑夜里追寻乍现的天光,一点点欢愉偷偷炸成烟花又转瞬湮灭成不可得的失落余烬,却又偏偏掉落到心田烙伤一片郁郁葱葱的心事,从此荒无人烟只留一冢。

我已经许久未见你,晴天的操场雨天的林荫道阴天的图书馆。这些也都已渐渐安静,不再去表白墙声嘶力竭,只依旧将你的动态翻来覆去看上几遍,不点赞不评论。指尖划过你的照片一遍又一遍,也只敢在这种时候依旧将目光在你脸上停留。

你依旧偶尔出现在我的梦境,只是我不再去苦思冥想故事的发展情节,而只是淡淡地想着,我又梦到你了。

初见你,眼神明亮,手指修长,你在人群中兀自独立,笑起来却有若隐若现孩子气的酒窝。而我呢模样粗鄙人高马大,又没有一点点女子的温婉灵秀,和男生称兄道弟气壮山河。可是遇见了你,我把自己缩成一只战战兢兢的鹌鹑。

我好像永远无法在你面前游刃有余优雅大方,永远会因为你漫不经心的一个目光扫视而浑身战栗头脑空白语言磕巴词不达意。还是经常忆起稻城之行,时至今日还是觉得自己处处都是没有发挥好的愚笨。恨不得时光重来。

出行之前你把羽绒服放在我的行李箱,我在路灯昏暗的宿舍楼下接过你的衣服,你客气道谢匆匆告别。在学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破旧黑暗的宿舍楼道,我抱着你的衣服一步步往上走,衣服蓬松柔软填充了怀里的空虚,我差点掉下泪来。

楼道里的一只狗趴在一旁默默地看着我,目光悲悯。我哼哧哼哧地路过它,鼻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才莫名开心地离去。

在从成都去稻城的大巴上,我在靠窗的位置你靠过道,车窗外风景很美。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你知道沿途的风土人情历史地理,而我只会嗯嗯哦哦地在一旁应和。

路途遥远,隧道漫长,我只敢在你睡着的时候偷偷地用手机斜斜地拍一张你的照片,在过隧道时明明灭灭的灯光中偷偷地用眼角看你一眼再看你一眼。

看你骨节分明的手指,看你血管蜿蜒突出的手臂,看你低垂的睫毛透过昏黄的光线投下暗长的阴影,看你脸上细柔可爱的绒毛。

我们在稻城的下午遇见了彩虹,在藏式民居的楼顶,云彩像大片大片吹上天空的广袤的黄沙,手笔狂放随意,彩虹却挂在不远处的山坡安静而独自美丽。你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看彩虹,我在你的背后看你。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青旅的姐姐问我,你喜欢他吗。我笑,是啊。可是他不喜欢我。

十月的亚丁很美,你拍雪山草地湖泊星空,我在远远的地方假装拍风景默默把你装进手机屏幕里。一起抬头看星星的时候,我站在你身侧,却像隔着亚丁璀璨辽广的银河。我对着雪山草地湖泊星空默默许愿,把今年所有的愿望都换成同一个。

亚丁海拔那么高,天空那么近,说不定会有神明听到。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却知道不该说不能说。有的时候在心里打了长长的草稿,用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表情会得到什么样的回应,言语翻滚到喉咙又被舌头压下堵住胸腔喷涌的炽热,是太过贫瘠无法表达,还是太过丰沛无从表达?结果都是静默。

在亚丁长久浓稠的黑夜里,你睡在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另一张床上,呼吸绵长安稳不知是否有梦。我睁着眼睛想将这黑看破,却撕不破直奔命门而来不期而至的冷冽。我在心里一遍遍泄愤似的呐喊,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呀。仿佛这样你就可以听见,就可以给我想要的回应。

有些结局明了又如何,我止不住从心里携出的一篮火焰,也止不住身上拍落的两场大雪,更止不住不期而遇无法自拔的一颗虫牙。我所能做的无非静密而清醒走向所谓既定。既定又如何,献祭心头血眼底泪还是忽明忽暗漫长绵柔的时间。都可以。

我干杯,你随意。

有的时候我会想,来一场灾难,我要抱住你为你顶住崩塌的钢筋混凝土,光明正大明目张胆地掏出一颗血淋淋热腾腾的心告诉你我的辗转反侧寤寐思服,我的痴傻癫狂缠绵难愈,我的狰狞伤口以及淡淡的痂迹,看你在我怀里慌张还是淡然。

当然,我希望你好,是万万不会这样吓你的。你不该负担我闹腾又愚蠢的情绪,你是自由又美好的,就像亚丁纯白的云纯蓝的天。

一直觉得自己的喜欢太过炽盛猛烈,烧灼得太过滚烫沸腾却毫无章法,烫伤自己也暖不了别人。可是我只会这样的喜欢,蠢笨也没有办法。

可是,还好,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学会了将那篮火焰拢在最深处的心凹,不漏一丝光叫外人看了去。甚至连自己都被欺骗,只会偶尔在心口烧灼的睡不着的时候发现那簇火光灼热。

我安静地隔着手机屏幕感受你生活琐碎以及喜怒哀乐,依旧是我喜欢的样子。而我在那晚的冷风中,也已决定要带病生存。直至时光化刀,剜去腐肉。你没有来赴的约,成全我的一厢情愿。至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的求而不得。

难过吗,不难过。明明是知道结果的却还是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去撞一撞南墙,所以,人世间求不得的那么多恰好你是其中那一个。所以,人生路漫漫喜欢就喜欢了吧,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吧。所以,太阳照常升起亚丁还是有很多情侣。所以,我们的故事只能称做我的故事,也只是几千个字而已。

你看,我们的交集如此之少,我喜欢你纯属偶然,你不喜欢我才是常理。

我依旧看你看过的书,听你听过的歌,走你走过的路。偶尔会想你的想法,便笑了笑自己。成都依旧雾霾严重看不清高楼大厦前世今生,学校的猫猫狗狗依旧慵懒散漫睥睨天下,我依旧课业繁重却时时发呆,你依旧偶尔出现猝不及防又消失不见。

你说,操场上那一墙藤蔓为何枯了一半,是因为季节还是气候。我还是庆幸遇到你,跋涉风雪翻越刀锋,山高水长天光远大。

就这样吧。

我一直相信时间青脆锋利,会割断所有求而不得放不下的执念挣扎,会将所有鲜活的痛苦蒙上经年风沙旧时尘土,到那时再没有沟壑纵横没有有迹可循,只会看起来明和安详的模糊不清雾气氤氲。彼时中毒身亡于此,所幸有时间收尸,再世为人故地重游,一抔黄土底下未被风干的少年眉间水色山光倒映着我横渡不了的前世苍茫。

我喜欢你,直到我不喜欢你为止。

祝安好。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